兔赛克

终于再次见到了莲花般的光辉

【深夜摸鱼】

照例逼逼两句
起初的目的只是想练一段描写,结果写着写着就成这样了
我的画面感被当成宵夜吃了
很爽很智障,能接受请往下看
反正也没人看)


她手里夹着细长的女士烟,顶端缥缈的烟云把她右手涂的黑指甲遮遮掩掩。她的脸白的吓人,像是从来没见过阳光的人突然被光线刺激了的样子。但是镶嵌在一张白纸中间的,是一双明亮又深沉的眼睛。蔚蓝色带着一点波纹,像是清晨波光粼粼的海。
我要为她的眼睛写一首长诗,唯有着才能歌颂它的美丽。
可是除此之外,这个女人身上的其他部位就被那双眼睛比下去而没什么出彩的了。实际上,她的双腿修长,腰身的弧度也恰到好处。蛊惑人心的劲一股脑儿算塞在了她的眼睛里,蔓延到她的四肢上。
而她正夹着她廉价的烟,自顾自的,慢悠悠的抽着。她灵活的吞云吐雾,让不懂得吸烟的人看了都叫绝。她动人的眸子也不由得浑浊了,慵懒和糜烂代替了灵动和“波光粼粼”。甚至没人敢上前去搭话。这个女人一下子成为了酒吧里的焦点。
这可真是神奇,就连往日里最受欢迎的舞女都从小臂粗的钢管上分离开来,兴致勃勃的看着这个女人。她似乎是没注意到众人的眼光,又或许是习惯了。于是她抬手,吸干了最后一口烟,起身打算出门。
客人们一看,兴致便悄然退散了,毕竟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甚至还没说一句话。但我对她感兴趣的程度不仅仅停留于此,我也不动声色的跟上去。
出了酒吧我才觉得一阵寒冷,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大街上只有还未撤下的圣诞树孤零零的挂着一堆小彩灯尽职尽责的制造光污染。四下寻找,很容易就找到了那个女人,她身穿一身白色的风衣,在黑夜里很是夺目。这衬的她的脸不那么白的过头了。她背对着我往南走,我叫住了她。请等一下!
她转过头,我注意到她的头发散开了,凌乱的垂在脑后,还有的被风吹到脸前,挡住了一只眼睛。我是一个画家,我想请您做我的模特!我急忙解释。好像下一秒她就会转身离开一般。请您一定要答应我!
她站在原地,眼神晦涩不清,好像是在思考。为什么?她问。为什么是我?
因为您……很有气场。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是直觉吧,觉得您一定会适合被画出来……?
她直直的盯着我看,好像要把我的眼眶插管一样。我躲开了。
她的嘴角上扬,发出一声极小声的嗤笑。然后她说。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
好吧,这也算在我的意料之中,我灰溜溜的低头。对不起,先用您的时间了。
无妨。她说。
空气安静了三秒,她转身走了。我看见她白色的风衣缓缓消失在霓虹灯与彩灯混杂的光斑里,过了一会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叹了口气。算了吧,灵感哪是那么容易找,还不如回去喝酒。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