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赛克

终于再次见到了莲花般的光辉

我给你讲点故事吧。(真的只有一点儿)

姐姐带着我逃出来的时候我才刚刚到了要上学的年纪,说来也搞笑,我和姐姐本应该拥有万贯家产的一分都拿不到。有家不能回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我对父亲没什么好感。他读过三年书,17岁那年巴结着自家的远房亲戚到了城里混日子,结果歪打正着的撞着了财运。具体是什么事件我也不太清楚,姐姐告诉我父亲是做煤矿生意的,在她的印象里,父亲的口袋里总能抽出用不完的钱。他的手杖镶嵌着宝石,闪闪发亮,一口烂牙拔下来几颗,学着电影里的暴发户做了金子的安上去。我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不是真金子做的,但如果是真金子的吃饭一定很费劲。

不过姐姐说,父亲每天喝酒几乎能忘记吃饭,他头疼也要喝酒,胃疼也要喝酒,不开心了喝酒,开心了也要喝酒,仿佛酒是什么包治百病的神药一般。父亲死的那天姐姐的母亲还在劝他不要喝了,他愤怒的一挥手,酒瓶子直愣愣的磕在桌子上,半截碎了一地,还有半截连着瓶颈被他紧紧握在手里。父亲想站起来,却脚下打滑直接摔在了玻璃渣子上,也不知道是哪片玻璃扎穿了他的肥肉又刺破了什么重要的器官,他在地上挣扎了一阵就如同一条被抛上岸的鱼,血从胸口处流了一地。有个女仆想去扶他起来,被酒瓶子扎伤后伤口感染,不久就被我的母亲赶出去,在街头咽了气。到了凌晨1点,父亲才睁大眼睛流干了最后一滴血。“腐烂在了地毯上。”姐姐这么说。接着她告诉我,她的母亲因为伤心过度在三天后随我父亲而去了。
“她甚至没和他葬在同一片墓地了。”姐姐说。“我母亲一生爱那个男人,这不值得,根本不值得。贝尔纳(这是他给自己起的法国名字,仿佛这样他身上就拥有法国人的血统了一般。并且到死,他也不让我们叫他原本的名字。)爱钱,因为钱能买酒。我母亲爱他可比他爱酒多多了,最后呢?”

我告诉姐姐,我以后不会喝酒,而且也不会成为她的母亲那样的人。尽管她的母亲是个好人,却那么软弱。这地方总不让软弱的人活下来的,就算我叫蕾切尔。
是的,我叫蕾切尔,但我并不是什么任人宰割的羔羊。姐姐听了以后,突然抱着我开始哭。我不太懂姐姐为什么要哭,但我的母亲生前都没抱过我一下,反倒是姐姐的母亲经常抱着我哼摇篮曲。姐姐很温柔,她继承了她母亲的柔和,又有自身的刚强。我很喜欢她,就像喜欢她的母亲一样。
关于我母亲,还有我的名字,以及一些琐碎的事情,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下次讲给你听。



蕾切尔:如果我没记错,是某某语言(我真不记得)中羔羊的意思。也可以翻译成瑞秋来着。
讲个乱七八糟的故事,我挺喜欢小蕾的。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