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赛克

终于再次见到了莲花般的光辉

随笔/经过我的孤岛


Pikasuar:

最近关于热度的一些思考




文章热度真是让人又爱又恨的东西。大概每个作者都会有自己的热度情结。有在意的,也就有不在意的;有以此为创作目的的,也有自顾自不为所动的。于此不多论,也不加推测。写这篇文章也没有引人深思的意图(和能力),只是讲讲近日的感慨。并无意叨扰,也不打tag,个人意见,以上。




所以说热度是个什么东西?通俗点讲,我们说是小红心和小蓝手,偶尔还有黄色的小箭头。——正规叫法依次为喜欢,推荐和转载。——要说对此毫不在意,于我而言尚且不能。原因是这其中不仅仅是符号,还有情感的问题。


同人创作和其他的创作一样,算是作者情感的表达。一分热度,也就算一分支持和认同。一个创作者,哪怕是不想要大红大紫,名利双收,也是期待着自己所写之物被人理解。——高山流水,知音难觅,如此而已。


每个作品都是作者的孩子,美丑好赖,总是血缘。倾注的感情是真,心思也是真。若真是字字斟酌,前考据后修正写将下来,恐怕遭人冷眼就更会恼怒。谁不希望自家的孩子受人喜爱呢?若是有人和你一样,知道他的优点缺点,可爱可恨,那更是求之不得。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每个创作者,都是闪烁着微弱灯光、发出自己讯号的孤岛。岛上建了一座灯塔,等人来渡。纵使知道天涯海角,人迹罕至,也不放弃的发出自己的光芒。望着总有一天,看对眼的人,驾着一叶扁舟出现在海平面上。从此相见恨晚,对酒当歌。


这是其一。到底有些揣测的意味。再者,也是我个人的看法。就是一种对自我的要求。有太太跟我说过,创作不应该因为他人的言论所动摇,也不应该盲目追求热度。可是一来二去,我依然每天早上爬起来痴痴地看自己攒的红色数字,简直像是期末查成绩。说是没出息,也无可辩驳,总是无奈。时间久些,渐渐领悟到其中有另一重意思在里面:不自信。


在三毛还是二毛的时候,敏感也脆弱。当起风还是一缕云烟的时候,发出了文章没人问津,便会觉得是写的差劲,功力不足。在我们还没有强大到风雨无阻的时候,我们不自觉的会畏惧风雨前的平静。——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也并不习惯孤苦无依。若不是有小孩子率先指出皇帝没有穿衣服,我可能永远觉得自己是那个独一无二的傻瓜。


所以,在这里矫情,告个白,说我那些拿着小红心的粉丝、或者不是粉丝们,个个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可爱。在我犹豫的时候自卑的时候,你们站出来,给我小心心,我才知道我没有自己幻想的那么渺小。我才能在找寻和成长的路上走得更远。


言归正传。我只说热度可爱,接着便说说可恨。那就得说说几类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状况。——文章自己越是喜欢,越是无人问津;随手码出来的,反而大有人喜欢;粉丝越来越多,热度水平却不见长。诸如此类,数不胜数。


面对这种情况,第一反应是惶恐。或许是自己写作能力退化,于是更加兢兢业业,多看多反思,多写多修改。尽心竭力,写了一贴,反响仍旧是不如当年。于是三省吾身,怕是态度不端,终稿懈怠,从此头悬梁锥刺股,闻鸡起舞。如此这般,写了再贴,仍旧不如人意。


我们的生活中有各种各样的怪物。投下巨大的阴影,让我们感到恐惧,并且不知道如何战胜。我羡慕那些比我写的好的太太们,不过不嫉妒。摘抄下来,夜深人静仔细读读,往往觉得收获颇丰。可是事到如今我发现,站在我身前,最庞大最可怕的怪物不过是我自己。若是我软弱,自卑便如影随形;若是我强大,惶恐便挥之不去。往日的光辉即使由自己创造,也会因为无法超越而愁苦。人总是向着前进的,倘使无法走的比过去更远,便会心有不甘,觉得自己是在原地踏步。说起来,是一个幼稚而又痛苦的圆。起风埋着头苦苦的走在其中,转不出自己的八卦局。


是否是我自己退步懈怠,我无可断言;努力是有的,每次也有认真去写。就像是携着竹篮的小姑娘,一跳一跳的捡拾投过来的小心心。因为收获的贫乏,偶也面带疲倦,不过总的来说还是快乐的。若是有幸,自己并没有退步懈怠,便侥幸的思考一下其他的因素。


我所识画手们,性格各异,但无一不可爱可敬。有华丽旖旎的,勾勒银钗斜戴的花魁;也有简单朴素的,涂抹晶莹剔透的月亮。绘画和写作相同的一点,便是心中怀着爱,便能描绘美好。反而言之,我相信画出美好画作的画手们,都心怀爱意。有人给我文章配图,心里不胜欢喜,也常怀感激,这里算是个小的表白,不赘述。


画手涨的粉丝,往往会比文手快些,更有些大神级别的画手,几张图就能收获数百粉丝。起风一开始还是小风的时候,写了文章也并不能有多少人看到;有些画手给我小蓝手,让他们的粉丝见到,跳过来看看我写的东西,从此我的粉丝才渐渐地攒了起来。然而有时想要做些回报,点文、配文诸如此类,却又担心没有好的灵感,辜负期待,并没有那样的勇气。深以为自己可恨。


由此,说说小蓝手的作用。假设文章足够好,总得有人提携,才能被更多人看到和认可。我所写《爱丽丝梦游仙境记》,开始热度平平,几次归于沉寂;自己检讨,笔力不足,更需努力!然而一日,忽然被一名数千粉的画手推荐了,热度竟然就此飙升。回头算起来,有一开始的数倍不止。




心里高兴,然而又有些怅然。对那画手太太,自然是感激。只是和友人聊起来,蓦地有些落寞:


我的努力,若是不得到他人的援手,竟然是微不足道,看也看不到的。


友人说,那你就使劲涨粉啊,涨到那个数目,不就不需要推荐了?


友人不写作,不知道这些粉丝来的不易。然而如此坦率的言辞,也很是有趣。她无邪的对我说,那么起风你就赶快升仙入佛,成一股子停不下来的台风啊。轰轰烈烈,那才叫畅快。


我说,台风算什么?学过冬季风没有,我就要成为那个,从西伯利亚一路下来,用感冒人挡杀人神挡杀神。




当然,说归说,现在起风还是那股子说停就停,常常不知所措,掉头逃跑的小风。而不是踩扁房屋,喷出火焰驰骋城市的哥斯拉。友人恨我小气,没有远见;时时晨钟暮鼓,耳提面命,也丝毫不见我有所悔改。反倒是一会看不住,短浅之人又开开心心的蹲在墙角数自己的小心心去了。


说起来好笑,但是其中幸福滋味,自己清楚。




写了的东西,删改数次,贴出去了。写的不好,觉得自责;无人问津,觉得寂寞。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我写了我的文字,就点亮了我的灯塔,等你从你的岛屿乘船来渡我。从你的孤岛到我的孤岛,好像是从月亮到下一个月亮,很容易就迷了路。到头来,全世界从我的身边路过,和所有经过的人挥着手道别。喊着再见,没有多少人再见面。


在自己的孤岛上,没人知道谁会遇见谁,谁会错过谁。还有谁,一直在寻找着谁。


fin.




本来想要简简单单做个分析,写出来就成了自书胸臆了、不打tag,自勉、

评论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