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赛克

终于再次见到了莲花般的光辉

意识流ooc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耶
给雨狸太太跪安

黑色的,白色的,无知无畏的。
——
我仍然时常想起半年前的我,在网络上被人嘲讽被人奚落的时候,零羽闪耀的歌声和明亮的眼神。
她总是在放学路上的第二个转角等着我,我们走过三条街,路过十二家餐馆,三家咖啡店和一家老宠物店。我看着斜下的夕阳,时间从未在此停留,但它是那么美好。
最后我和她在车站分手,我们俩朝着相反的方向走,背对着背却从未如此期待明天的到来。
可是,没人敢回头,就怕自己自作多情而只能看到对方的一个背影。
——
零羽做什么都是正确的,除去认同我这一点。
自顾自的歌唱我已经习惯了,倒不如说是别无选择。父母把所有赌注轻易的压在了我身上,也不管这沉重的包袱是否会把我压垮。我便负重前行。
所以,我一直认为自己是可悲的,我也一直在扮演一个可怜人。零羽就是我的光,连对我说一句话都是救赎。
我从未想过她的光鲜是虚有其表的。
她欢笑,她歌唱,她上一秒还对我施舍怜悯,下一秒就转身离去。
猝不及防的把我推下深渊。
红色的高音谱号还挂在她的脖子上,却好像烙印在我心里。
零羽,她的零羽,他们的零羽。唯独不可能是我的零羽。

评论

热度(10)